我出生于1951年。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。一岁半时,双下肢瘫痪。经治疗,可以行走,留有残疾。我的家庭是一个充满了报国热情、事业高于一切的知识分子家庭。父亲是曾参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、氢弹研制工作的核工程专家。为了中国的发展和强盛拼命工作的精神一直是我的楷模。母亲是一位爱好历史的医务工作者,经常用历史上的英雄、忠良教育我们要从小追求真理和善良;要锻炼自己勇于奋斗、百折不挠的气概。......
淄博市听力语言康复中心
 
    03年与潘南小学幼儿园小  
    刚学会说话的谭甜喊出了&  
    帮助康复中心迈出第一步的  
    幼儿园小朋友表演节目  
    关注着淄博康复中心发展的  
    协助兄弟培训家长  
    淄博市听力语言康复中心  
    与固美口腔联合公益活动  
    爱耳日家长培训  
    审计局检查指导工作  
林志伟
 
【“医”线前沿】山东省第二人民医院(山东省耳鼻喉医院)先天性耳聋患儿基因治疗获重大突破
文章分类:业内新闻    更新日期:2024/1/2 11:23:30    访问热度:192

“妈妈,小一的耳朵听到声音啦!”5岁的小一(化名)兴奋地指着自己左耳,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!
小一2岁时被确诊为双侧感音神经性耳聋,3岁时在山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做了右耳人工耳蜗植入手术。明知希望渺茫,可小一的妈妈丛女士一直做着一个梦:女儿恢复听力,用耳朵听到这个世界最真实的声音。
2023年3月,得知山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开展OTOF突变致聋的基因治疗临床试验,而小一的情况刚好符合入组标准,丛女士的心中顿时燃起希望,她立刻带着小一来到济南。经过一番严格的术前检查与周密的术前准备后,5岁的小一被推进手术室。听觉植入科、手术麻醉科等专家及护理人员组成的手术团队,紧密协作、默契配合,对小一进行了OTOV-101注射液内耳注射手术。手术过程顺利,小一一切正常,无不适感。

患者术后三项测试展示的听力结果都有显著改善

术后两周,医生对小一的听力进行了细致的检查,包括行为测听、click听性脑干反应和纯音听性脑干反应,三项测试结果都有显著改善。术后一个月再次检测,三项测试结果持续向好,小一先天失聪的耳朵获得了接近正常的听力。目前,在关闭右耳人工耳蜗的情况下,小一仅凭左耳就能够与他人交流互动。
感受到女儿听力的变化,丛女士喜极而泣:“没想到,多年的梦居然成真了!”

突破!开启耳聋基因治疗新时代!

先天性耳聋是医学界面临的最棘手病症之一。据了解,60%的先天性耳聋由遗传因素引起,其中OTOF是儿童中常见的致聋基因。OTOF基因发生突变引起耳畸蛋白缺陷,通常表现为重度至极重度耳聋,对儿童听觉、言语甚至智力发育产生严重影响,对生活、学习等造成极大不便。
“OTOF基因治疗耳聋的原理,是通过应用腺相关病毒(AAV)双载体递送技术,在感知声音的内毛细胞中重新表达人类全长OTOF基因,补偿缺失的Otoferlin蛋白功能,重塑听觉环路,重建听力。”山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委员、副院长、听觉植入科首席专家徐磊解释道。通俗地讲,就是用两套腺相关病毒,携带OTOF基因的两个不同片段进入内毛细胞来表达完整的Otoferlin蛋白,达到将缺失的那部分蛋白进行“修补”的目的,“补”好后,毛细胞正常了,听力功能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有所恢复。
OTOF基因治疗药物与人工耳蜗原理有很大不同。人工耳蜗需要植入,它通过电流刺激,让患者听到声音,其实是借助听力设备感知声音。而OTOF基因治疗则是通过恢复毛细胞功能,让患者自身恢复听觉,用“耳朵”听世界。

实际上,在研发用于临床的AAV-OTOF这一基因治疗药品的整个过程中,研发团队详细探索并完成了小鼠的药效、非人灵长类中临床前安全性评价。由于OTOF全长基因超过了单个AAV的包装极限,研发者将OTOF切分为两个片段递送进入内毛细胞,利用同源重组实现全长OTOF表达。该策略在模拟人DFNB9耳聋表型的小鼠模型中进行了详细的药效分析,获得了接近正常野生型小鼠的听力;进一步在非人灵长类食蟹猴中评估了这一双载体策略的生物安全性。研发团队经过长期的手术探索,确定了对耳蜗结构功能和正常听力无损的注射方式,证明了AAV载体对高等哺乳动物内毛细胞的高效转导,同时证实了双AAV-OTOF的内耳局部注射不仅对听力功能无影响,食蟹猴全身均未见与AAV-OTOF相关的异常改变。因此,临床试验得以顺利开展。

突破!精益求精探索打开“新世界”!

更佳的治疗效果,往往意味着更高的手术难度。徐磊说:“我们是全球首批开展OTOF基因治疗耳聋临床试验的医院之一,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,只能通过前期的动物实验一点点摸索,调整治疗方法。比如没有配套的注射器械,我们只能自行设计,在前期非人灵长类中的局部内耳注射实验中不断进行探索和改良。再比如术中注射的速度、进针的深浅以及药物的剂量等都需要严格把控。注射针扎得过深、过浅,或者注射的速度过快、过慢等,都会影响到治疗的效果,我们也在前期实验中进行了详细的摸索、掌握精确的‘度’”。
这次临床试验的成功,给小一打开了一扇“新世界”的大门,也给了徐磊团队很大的信心。“随着生物医药技术的革新与发展,基因治疗被认为是根治遗传性耳聋最有潜力和最理想的策略之一。我们希望未来能够通过更加成熟的基因治疗方法,让更多因OTOF基因突变罹患听神经病的患儿得到有效治疗,用自己的耳朵感知外界最真实、美妙的声音。”徐磊憧憬地说。

转自山东省第二人民医院